袁国德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博客 BLOG<返回博客列表页
牛老太
2017-02-04 09:04
分类: 杂谈

来世的路,每个人都是父母领上道的。

回去的路,每个人却各有自己的归途。

归程的路上,牛老太的故事,算是可歌可泣。

牛老太,是标本似的老派女性,是万恶旧社会的牺牲品。

老派的女性,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牛老太嫁给了牛随了牛。其实,牛老太并不姓牛,她嫁的男人才是姓牛。

嫁给了姓牛的男人,牛老太也就注定了生育机器和终日劳作老黄牛的黄连苦命。

牛老太,一辈子生了8个儿女。8个儿女,牛老太与自己的母亲比,还少了一个,她的母亲一辈子生了9个儿女。牛老太的妈妈生她的最后一个孩子的时候,与牛老太是同月同时坐月子。换作今天,妈妈与自己的女儿同月同时坐月子,那就成了狗仔队的好猛料。

牛老太生了8个儿女,也真是不少,可只是她的大嫂生的孩子的零头,她大嫂一生生了18个孩子。她的大嫂,生孩子把自己身体掏空而垮掉了,年纪轻轻就过世了。她大嫂的孩子,多半都是不幸夭折了,最后,活下来的只有5个。她大嫂夭折掉的孩子,有的只是因为太过平常的拉肚子,那时候,带来希望的药物只是观音土,观音土是庙里祈求来的香灰灰。小孩子拉肚子,没有特效药,吃了观音土,也止不住的腹泻,一旦到了脱水的地步就凶多吉少命悬一线了。

失独的家庭令人心酸,而孩子们三两岁七八岁十来岁就失掉了,多心痛啊。为此,牛老太的大嫂几乎哭瞎了眼睛。

铁汉子顶不住三泡稀,牛老太的大弟弟,成家后也就是因为拉肚子,急性胃肠炎,他的孩子生下来还不到一岁,他却因为遄稀不止而命丧黄泉了。

那个年代,生小孩成活率不高的特例是牛老太的母亲。牛老太,她妈妈经典的一句话是:“我妈生了8个,最后,成了就我一个!”

那个年代,比拉肚子厉害十倍的是肺痨,病人不停的咳嗽,痨病的结核菌是通过空气中飞沫传播的传染病。牛老太,她的妹妹十七八岁的时候,得了可怕的肺结核病。对传染的恐惧,病情还轻微的时候,家人就对病人与家人进行了生活的隔离。吃了观音土也不见好以后,病情恶化,对传染源的恐怖,家人就对她进行了彻底的隔离——阴阳两隔了。一天,天擦黑了,家人给牛老太的妹妹洗脸梳头,换上了新衣服,吃上了过年才能吃上的好饭菜,说是带她去瞧先生。牛老太的傻妹子欢欢喜喜,觉得这下自己的病有救了,蹦蹦跳跳就上了羊皮筏子,肺痨病人的脸色是病态的好看,这下,她的脸就更显得姑娘十七八的青春美丽了。羊皮筏子划到了黄河的中央,一轮明月见证了罪恶,花一样绽放的姑娘就被家人推进了滔滔河水中。

与自己妹子的十七八岁不同,牛老太,十七岁就出嫁了,八抬大轿的迎亲阵势风光无限,因为,金龟婿的牛先生是中和泰的掌柜的。牛老太,到了十八岁,就有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牛老太相亲能被老板看中,除了相貌、秉性和勤快,还有针线、茶饭和善良。

牛掌柜姓牛,牛老太属马,他们两口子的一生,正好应了牛马的暗喻,即是为儿女当牛做马的一辈子。

牛老板,外人看起来很风光,其实,他是穷小子出身。

牛老板,他十岁开始,就辍学来到姨夫的商店打工,当上了相公娃。学徒的三年,是不能接待顾客的,繁重的事情是打杂和伺候师傅师娘的生活,这叫做磨性情。数九寒天,手脚和耳朵上长上了冻疮,每天的商店打烊,关门歇业的事情对十来岁的孩子真是太难了,所以,他是每天上一次门板就要哭一鼻子。伺候大人的生活,要每天不能比师父起得晚,要每天不能比师父睡得早,要端茶倒水,要扫地抹桌子,要为师傅打洗脚水,要为师娘倒尿罐子。要做事勤快,要态度勤奋,要会看懂脸色,要会干眼窍活。师父时常还要有意遗落一些毛票子,要考核徒弟的手脚干净不干净。出徒的时候,完全就能独当一面,牛老板已经十六两一斤的秤、售货单价、数量和品种唱收唱付一口清,轧账的算盘打的行云流水,蝇头楷体的记账一清二楚,业务水准已经与北京市营业员的全国劳模张秉贵不相上下。在姨夫师父的教导和帮衬下,赤手空拳,凭着勤奋和灵性,十七岁的牛老板已经有了自己独立的生意,并还有了好的声誉、口碑和许多回头客来关照他的生意。到了20多岁结婚的时候,牛老板的生意规模已经超过了他的师父姨夫,他从媳妇熬成了婆婆,从士兵变身成了将军。

所以,牛老太虽然有了老板娘的身份,但绝不是掉进了福窝窝里享受荣华富贵了,相反,牛老太却实质上是不拿工资的打工者,她甚至还要为二十多个雇工和小姑子小叔子等一大家子的一日三餐去帮厨。小姑子出嫁,小叔子娶媳妇,都是牛老太两口子操办的。小姑子、小叔子们,都是从牛老太的家里长大了,也是从牛老太的家里出发的。牛老太两口子,起早贪黑,劳心费力,幸苦程度远远超过了他们的伙计们,他俩一心想的是扩大再生产,一心做的是要一铺养三代呢。

牛老太的家务活,一早睁开眼,几乎都没有时间吃早点打牙祭,单说一人一年一双的鞋子,再单说纳鞋底,都是夜深人静时候的加班活计。

牛老太,真像牛一样,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却是奶。

命运多舛,1956年公私合营后,资本家的牛掌柜,从剥削者的身份改造成了无产者的劳动者,开始了领工资过活。一个月7636分的工资,加上一个季度国有化赎买改造的定息39元钱的收入,一大家子的生活一下子就成了破落户。儿女都是实在养不活了,牛老太两口子,不得已痛心把自己最后一个孩子送给了别人家。

生活还得继续,为了养家糊口,牛老太到酱园去切大头菜打工,并给别人日托带孩子,还为了钱干一些针线活。为了工钱多挣一些,虽然是半解放的脚,虽然比小脚女人走路稳当一些,牛老太还是到煤场去拉架子车。一次,牛老太拉了400斤重的煤砖到食堂去送货,看到架子车的煤山上还有牛老太两三岁的孩子坐着,大师傅很心酸,拿了一小块馍馍给了孩子,牛老太也腹内空空,张口要孩子把馍馍自己吃一小口,可饿急眼的孩子三口两口就把馍馍填到自己的小肚子里面去了。

苦难的经历,会让人豁达。等到了生活好了以后,一次,家人议论,说到了大舅的不是,牛老太说:“你们要多记住别人的好,当年,没有饭吃的时候,是你们的大舅,自己一大家人舍不得吃,背着半袋子菜叶子送到了我们的家里。多珍贵啊!”

儿孙自有儿孙福,而牛老太一生享不了福。等到孩子们都够着了饭碗,牛老太52岁的时候,她的老公却突然歇菜了,他当了逃兵。而50多岁的牛老太,种的苹果树原本是可以摘苹果的时候了,可牛老太又当上了13个孙子们的保姆。今天,一大家人带一个孩子就要累得要死,可牛老太当年一个人却是同时带着4个孙子辈的孩子。每一天,别的就不说了,单说为四个孙子辈的小屁孩穿衣洗脸都成了一个大工程。

人如机器,也有报废的时候。到了13个重孙子辈孩子陆续出世的时候,牛老太却逐渐意识到了自己成了多余的人。什么事都不用她插手了,一天24小时,有专人轮班看护和照顾,有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享清福的滋润日子,却牛老太不是享福的命。相反,她是闲不住的人。享不了福,她不甘清闲而多事的话,甚至还会成了讨人嫌。除了无所事事,她最大的委屈还是没有地方去说说自己的废话。亲人们,谁都有自己的生活,而牛老太却成了是局外人。一辈子只是顾着低头一心拉车的她,当抬头看天的时候,她却发现没有了自己头顶上的世界,她也已经融入不了他人的世界,她连看客都算不上了。

不多的开心,也是有的。偶尔,小孩子穿上了她做的鞋子,大人穿上了她做的棉背心,她能到厨房擀一杖子面,别人吃一口她煮的肘子肉,大伙享受一口她的浆水面的舒坦,不时说一说她的针线和茶饭的手艺,牛老太就开心死了。她,最不开心的就是寂寞。

报废的意思,有卸磨杀驴的说法,磨坊的驴围着磨盘转,牛老太出嫁后就围着自己的男人转,就围着自己的儿孙转,围着锅台转,围着缝纫机转,转着转着离心力太大就失掉了自我。

自我的世界,读书看报,阅读也是生活,可牛老太大字不识一筐;看电影看电视,文娱充实生活,可牛老太是一个没有受过一天教育的野孩子长大的,她几乎丧失了融入故事的心性,被社会边缘化了。耳聋三分傻,后来听力也枯竭的牛老太,与世界的交流管道也动脉硬化了。

卸磨杀驴,卸了磨的驴会被杀掉,而牛老太却是想到了自杀。

一天,凌晨三点,近90岁的牛老太爬上了高楼的阳台窗户,脚搭上去后却把恐高征的自己吓着了。起夜的女儿,才发现自己的老娘挂在了阳台的窗户边上。

为什么要自杀呢?人人都在追求长寿,牛老太,一辈子不懂养生和体育锻炼,没有特意吃营养品,不懂得保健品,连有病都是忘掉吃药的,她却是95岁的高寿。可是,牛老太,并不是追求自己的高寿,她只是想要自己活得多少有点用处。

人的寿命说不来。20年前,牛老太查出了恶性肿瘤,手术切掉了一半的下巴骨。20年来,半拉子的嘴巴让她遭受了无尽的孽障,可病情一定不是恶性肿瘤。缺德的手术,突破了尊严和人道的底线,如果,术前征求牛老太的意见,她一定不同意作这个手术的。人生,长度和宽度要协调,拉成一条线的活着就没有多大意思了。10年前,牛老太得了急性胰腺炎,风险性极高的病,她却涉险过关了。

牛老太的长寿也说不来,一辈子,牛老太并不想长寿,而却活得长寿。

牛老太的一辈子,就是为了别人活着的一生,就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一生啊!

混吃等死的牛老太,日子失去了方向,活着失去了目标,感到自己就如行尸走肉。她,后来想通了,想死也白搭,阎王爷不收啊。

阎王爷,还在看着牛老太的旅途。牛老太的脚印,字字血声声泪,悲凉啊!呜呼颂哉,呜呼哀哉,呜呼情哉!

           201721


标签: 情感
  • 浏览: 82

  • 收藏: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评论

暂无评论

博客分类

博客标签

文件归档

访问量

今日 (0)

总访问量 (0)

热门博客主
重磅博文
<
>